晋中最大的权威网媒平台——中共晋中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    加入收藏    广告招商

傅传耀:叩问苍天谁没有?——致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

2020-02-13 13:43:49   来源: 
傅传耀:叩问苍天谁没有?

——致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



        我叩问苍天,

  谁没有天空?

  我拜问大地,

  谁没有大地?

  我捶胸顿足呵,

  我问你,我问你们,

  谁没有家?

  谁没有父母?

  谁没有爱?

  谁没有儿女?

  谁没有泪水呵?

  谁没有痛心疾首?

  谁没有天空?

  天空是啥?

  夜晚的天空是群星璀璨,

  白昼的天空是云彩飘移,

  雨天的天空是飞架的彩虹,

  阴天的天空没有了太阳,

  此时此刻,

  你都不知道呵,

  你的天空一直是白炽的灯光,

  你的天空是层层叠叠的白色,

  白的衣,

  白的墙,

  白的天花板,

  罩着你是那久不见阳光白晣的“虎头”;

  抬头仰望,两个大字

  天职!


 

  谁没有大地,

  大地是什么?

  大地有山花烂漫的春日,

  大地有雪花飘飘的冬天,

  大地有淙淙汇聚的小溪,

  大地有咆哮如雷的海潮,

  大地有川流不息的车流,

  大地有万家灯火的阑珊,

  此时此刻,你没有呵,

  你的大地是一片放大的橡胶皮,

  你的大地是一洼汗水,

  你的大地只有一个味道,

  你的大地是一个几十平方米,

  没有标志,

  赛场上

  你们一个个冠军,争分夺秒敢跟飞速的恶魔

  竞赛在无尽的跑道;


 

  谁没有家?

  家是最小国,

  家是遮风避雨的港湾,

  家有柴米油盐的磕碰,

  家有瓢盘碗筷的交响,

  家有累了休舔的沙发,

  家有困了一觉自然醒的大床,

  家有你最爱的蘸水,

  家有你汗涔涔的滋味,

  此时此刻,你没有呵!

  你的家当是呼吸机,是温度计,

  是患者的药盒,是他们的便盆,

  你的家是重症患者眼里的惶恐,

  是逝者在你轻轻松开手那一刻的无奈;

  你的家看似平静如水,

  屏住呼吸,

  能嗅到腥风血雨,

  闭上眼睛,

  听得到震天杀声;

  你的家呀,

  现在分明是一个狭路相逢,

  你死我活的战场。

  谁没有父母?

  父母是我们的生命之源,

  从呱呱坠地,

  屎一把,尿一把,

  从送你上学到教你说话,

  从给你花雨伞到给你包三鲜饺,

  从看到你学成归来,

  到盼你有了自己的家,

  什么时候把这颗闲心放下,

  图就图个一家团团圆圆,

  图就图个嗑嗑唠唠,

  可此时此刻,你在哪?

  团圆之夜,

  老父亲的酒杯怎么也挨不到嘴唇,

  元宵之晨,

  再甜的汤圆妈妈也没咽下,

  两眼直钩钩的盯着电视机,

  颤抖的手把手机拿起又放下,

  放下又再拿,

  在屋里走来走去,

  不断地重复一句话,

  臭小子,还行吧?

  死丫头,可好吗?


 

  谁没有妻子?

  婚前伴你飘飘欲仙的花前柳下,

  婚后是沾在脚后跟上的糍粑。

  妻是管里管外的一把手,

  一支扫掃,

  一块抹桌布,

  一张银行卡。

  此时此刻,

  你什么都没有!

  没有早晨的热牛奶,

  没有晩归的嗔怪,

  没有枕边两人的悄悄话,

  她早也离情别意,

  把对你的娇嗔,啰嗦,宽慰,怒斥,

  化作无疆的大爱,给另外的人,

  万万千千的另外一个“他“

  谁没有夫婿?

  是那个婚前甜言蜜语家伙,

  婚后小肚鸡肠的崴哥,

  虽然啥事也不会,

  总摆出一副顶天立地模样,

  自以为什么事好像有他,

  天不会塌。

  好在可以是

  一个廉价的搬运工,

  一个保安,

  一个伙夫,

  一个可任意出气的筒。

  此时此刻,你没有呀!

  他全忘了以前海誓山盟,

  在他心里,已经没有这个家,

  他把本属于你的宽大肩膀,

  托起了绝望的人群,

  一次又一次生的希望;

  用双手,

  一次又一次,

  点燃差点熄灭的火花。

  谁没有儿女?

  儿子是你的淘气泡,

  儿子是你的调皮虫,

  女儿是爸爸的心尖尖呀,

  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褂,

  想当初,

  带着疲惫身心回家,

  让你如梦般初醒的叫声:

  “好妈妈,坏妈妈”,

  “坏爸爸,好爸爸”;

  此时此刻,

  你什么都没有呀!

  孩子请奶奶姥姥照应,

  有的狠心送回了乡下,

  连每天听听声音都是莫大的奢侈哟。

  在这里,

  有刚刚剖腹出生的幼婴,

  有的不到一岁,

  三岁,五岁……

  更需要你悉心的照顾,

  当你刚可以松了一口气,

  打开视频,

  看到杂乱无章的客厅,

  看到乱蓬蓬的头发,

  看见那憔灼又欣喜的目光,

  你的心辣了

  听见那强装小大人的话语:

  “妈妈加油!好样的爸爸!”

  “你们放心吧,我乖,我听话”,

  护目镜后面的你

  早已泪流满面,

  就是摘下口罩也开不了口,

  强咽泪水,

  回复一句,

  “baobei,I love you,我是爸爸!”

  “乖乖,妈妈也想你呀!”

  我再叩问苍天,

  你怎样佑中华?

  我再拜问大地,

  你如何育中华?

  我要问人们哪!

  谁没有儿女?

  谁没有爹妈?

  谁没有爱?

  谁没有家?

  答曰,

  你该有,他该有,人人皆有,

  一切都会过去,

  乘务长承诺:“接你们回家。”


 

  还你湛蓝天空!

  还你斑斓大地!

  还你慈祥父母!

  还你活泼的儿女!

  还你恩爱的夫妻!

  还你温暖的家!

  还你呀!

  悉数还你们一个

  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,

  苍生安宁,政通人和,

  万劫弥坚,泱泱的中华!

  作者:傅传耀 (贵州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贵州茶文化研究会会长 )